黑夜,hitfm音樂流瀉在車中

不知道怎麼開了的話題

像是積壓以久 又像是個不定時的未爆彈

不知道會不會引起什麼,又不知道是不是就這樣相安無事

甜柔的語調卻掩不住那股堅持

傷人的永遠被傷得最深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要快樂 妳說

那如果遇到了不快樂,難道是選擇放棄嗎 我說

你說假如遇到不快樂 會想辦法去解決 彼此溝通協調是很重要的

你說的話我無法反駁 對你來說 在異地是快樂 在台灣是不快樂的嗎

快不快樂 到底是取決於心理的因素亦或環境的影響

 

妳又說 人都是會改變的 你知道我受了委屈

當人說出 人是會改變的,是現在式或是未來式

知道是一回事,知道了又能如何

委不委屈的定義端看我怎麼想,若是值得的 怎麼會委屈

 

不是每個人對待朋友的方式都相同

為什麼人就得理所當然的照著劇本走

不照著劇本走似乎就不得人意

 

我也想當個被等待的人不是等人的人

你們出國等你們回來 什麼時候會再4個人一起,我等

交了第一個男朋友等他當兵回來,我等

交了第二個男朋友之後等他畢業 等他當兵回來,我也等

施與受感覺不同,

等待又不一定又好結果,就像努力不一定等同於回報

無論誰找我,我 什麼都不變。

難怪我疼小miu,因為只有她都在等我。

    全站熱搜

    小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